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学团工作>> 学子风采
花自飘零水自流
时间:2015-12-02   点击量:

    秋天,一直都是一个神圣的季节,它载着喜悦之情而来,满怀思念之意而去。诗人写诗为它哀悼,缠绵的不解的情意夹杂着些许惆怅,细细品味才能了解个中韵味。

    在这个凋零却繁盛,悲凉而又欢乐,萧瑟反倒豁达的季节,我该提笔写些什么?关于题目不过是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句子,不刻意的修饰,反而是内心最真实的表达。这个季节,很难用一句话,一个词汇来形容,她不似春天那样盎然生机,夜里咕咕叫着的虫子却也让你的心为之一颤,她不同夏天一样热烈绽放,田间那一张张因丰收而露出的喜悦笑脸却也让你为之动容,她更不会如冬天一般彻寒刺骨,偶尔吹来的秋风也会让你不自觉的打个激灵,她就是这样,让人说不清,道不明,明明讨厌她的万物凋零却又喜爱菊花盛开时的繁盛,就是这样让人纠结,纠结。
    其实说到秋天,我脑海中浮现的最多的便是高中校园里那热烈绽放的菊花和道路两旁飘零的枫叶,或许是它们承载了太多回忆的缘故吧,回忆里那种明朗又夹杂着些许愁绪的小心思慢慢的溢出,像小股的泉水汩汩流淌,湿润了心间。
印象中那菊花,各种颜色都有,它们整齐的摆在海纳楼前,像一排卫兵,整齐的排列开来,护卫着他们的领土,而在这众多颜色的菊花中,我偏爱白菊,白菊,沉静内敛,尽显大方之气,不似红菊张扬奔放,更不与黄菊的喜庆雷同。这个季节,从海纳楼二楼望去,定是熙熙攘攘的景象,每当这个盛大的节日来临,必是人头攒动,紧锣密鼓的筹备自是必不可少,想想都让人心跳加快,虽是回忆,却也如亲临一般心潮澎湃。一阵阵叫卖声,一串串欢笑声,不绝于耳。
    携一簇山菊,寻一间山间小屋,静坐,浅酌,默想,释怀,这或许是现代都市人共有的追求吧,都市的喧嚣,让彼此疲惫不堪,我们渴望一间心灵小屋来排解愈积已久的愁闷。试问,我们何不像菊花一般淡然自处,百花争艳岂不自寻烦恼?山菊山菊,既是山中之菊,又何来诸多烦恼?待菊花开满山野之际,又何患无人问津?
    枝头的枫叶终究抵不过秋风的肆虐,安静的散落了一地,一切对树枝的眷恋也都随风消散的无影无踪,纵使万般不舍,也难逃宿命,待到叶黄,清晰的脉络尽现眼前时,它才慢慢闭上眼睛。记忆中我在树下站了好久,那不是秋天,是春天,那不是离别,是开始。记忆中的那张画布,已然模糊,画布中的脸也早已不清晰,是转身还是背影?我,已记不清。被风卷起的枫叶在空中挣扎了一会儿,最终无奈的选择放弃,这是它的一生,嫩芽,新叶,旺盛,凋零,每条经脉都清楚的记载着它的成长,继而老去。上一个秋天,在冬天到来之际随之冬眠,在下一个春天到来之际,已然忘却,所以,一切都会释怀,不必感伤,不需太多回忆。记忆的缺口一旦打开便汹涌澎湃,所以我把记忆的闸门牢牢关紧,后来干脆又加了堵墙,这样的话更干净利落些。要是你,会怎样,任由波涛涌入?肆虐你那无比脆弱的心?又或者将记忆闸门的钥匙扔掉?做到以绝后患?实在琢磨不透。
    天阶夜色凉如水,深秋的夜,找个空旷的地带,赏赏月,看看星,问问自己,是否无悔,愿将此心交付明月,还一份清明。自古逢秋悲寂寥,虽是深秋,冷风凄凉,亦可换种心境,淡然自若,抛却三千烦恼丝,只求一片淡然心。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是喜是忧,是笑是哭,不必掩藏,强颜欢笑只会让人愁上添愁。
    这便是秋,我眼中的秋!

 


秋意浓..jpg

                                                                                                                                                交通法学系   寇怀珍

顶部】 【关闭
版权所有:交通法学院
地址: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电话:0531——80687884 /Copyright @ 2012-2013 [管理入口] 邮编:250023